宇宙大爱

叶修only

© 宇宙大爱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叶修x你】沙哑独白里他抱住你(一发完)

防举报存档

今非:

失而复得与破镜重圆,HE。原作背景,是老梗了。

警告:成人向。 上一个老叶有点强硬,这次写个温柔的。

糖大都在后半段。



【一】

你代表公司与嘉世俱乐部洽谈赞助合同。

会面结束已是暮色四合,你站在街对角的兴欣网络会所门前稍加迟疑。今晚约了网游公会的人打副本,酒店网速一般,幸好账号卡揣在包里。想着反正第二天无事可做,你索性进了店内,将身份证推给前台:“开个包间,刷夜。”

“……是你啊。”网管抬起头来,看清你的面容,一瞬间的怔忡过后,笑着打声招呼,“好久不见。”

你与他对视半秒,拎包转身就走。

暌违经年的昔日恋人,你试想了那么多次与他重逢的画面。你在脑海中百般演练,不断强化加固自己的武装,但当这一刻真实到来,单单与他在空中碰了一碰目光,你就已经乱了气息和心跳,顷刻便溃不成军。

手腕被猛地握住,整个人步伐刹停,你被迫回头望去。他在咫尺之遥,呼吸间翻着冬夜的白汽,跑得太急肺叶里有些喘息。

四年了,他一点没变,皮肤还是那种缺乏光照的雾色,五官轮廓分明,眼珠浓黑眉梢飞细,嘴唇也依然是不近人情的薄形寡状,却偏偏又很爱笑。你觉得他笑起来这样好看。

“别走。老板娘要是知道我吓跑了客人,该骂我了。”他说着就冲你笑了笑,松开手接着道,“进来吧,外面冷。”

你一动不动,骨骼关节好似锈住了,无法顺利调动肢体给出反应。

“身份证还没拿呢。”他又道,“我给你开完包间了。”

你望住他神色自然的脸,花了很大力气摸索到声音:“……叶修。”这个名字就这样意外滑顺地出了口。

“嗯,是我。”他嘴角的微笑淡到看不出情绪。

叶修带你折回网吧,来到二楼走廊尽头的房间。他不多说话,替你刷开电子门锁,很随意地介绍了一下屋内设施和网吧服务,就转身回到楼下去了。

你坐在门边供客人休息的长沙发上,倦怠地长叹一口气。


叶修抬手狠狠掐了掐眉骨,走在楼梯间的脚步晃了一下。

他对前台的唐柔说:“小唐你替我一晚上,成么。”

唐柔也不关心他要去干什么,干脆地应了声,继而看见他打开冷柜取出一瓶饮料,便出言提醒道:“柜里的那些是收费的。”

“记我工资里吧。”叶修探头看一眼价签,“九块六。”

他再上二楼,在包间外抽了支烟,敲门进屋。

你从开机键上收回手,皱眉转过头,毫不意外地看见叶修:“有事?”

“冰糖雪梨,你爱喝的。”他将手里蒙着水雾的瓶子放在你桌角。

“我不爱喝。”你直视着他,双唇开合,一字一句加重语气,“叶修,我不爱喝这个。”

叶修愣了半晌:“……开玩笑。以前你天天榨梨汁喝。”

“我装的。”你仔仔细细对他说,“梨汁润肺。你烟瘾重,我说我喜欢,是想让你多喝一点。我很讨厌梨,闻到味道就想吐。”

“……”叶修眼神向下一沉,变得干燥生硬,过了很久才说,“真的么。”

“嗯,真的。”你说完,将眼帘垂敛下来。



【二】

片刻的沉默。

“这么晚了,来网吧干什么。”叶修岔开话题,余光瞥见你放在桌上的账号卡,满含兴味道:“哟,开始玩荣耀了?”

“关你什么事。”你看也不看他,一手拢回账号卡放进包里,“又不是为了你玩的。”

叶修挑眉:“不是?”

“饮料送过来了,你该走了吧。”你倏然起身,三五步到了门口,拧开把手向他扬起下巴。

叶修不动声色地看定你,薄嘴唇上不见表情的痕迹,过了一会说:“哦,那我下去了。”他来到你身边,步子忽而顿了一顿,蓦然伸手砰地按合门板,旋即你直接被他握着胳膊顺势顶到墙上。

不能动弹。多年前的习惯使然,一旦被他碰触拥抱,你总会不由自主地柔软依顺下来,向他交出自己。

叶修就是拿准了你这一点。他有恃无恐。

男人的气味和体温把你压得几乎窒息,身体被迫与他贴近。

“几年了?四年了吧。”叶修一手撑住你脸侧的墙面,眼光黑沉明亮,低头含吮你的下唇,将浓辣的烟草味道推进你齿缝里,“……我好想你。”

你不言不语,任凭他亲吻摆弄,未久突然开口说:“叶修,我有男朋友了。”

着在你身上的力道一滞,紧接着渐渐松弛,他眼眸暗热,盯着你问:“是么。”

“是。”你错开视线,告诉叶修,“他比你高,比你帅,事业有成,不打游戏,每天都会花时间陪我……”

叶修越往后听越觉出不对,唇角也越翘越高,从鼻腔里“哈”了一声,闷哼似的说:“哄我玩呢吧,小骗子。”

他手臂一收,将你抱得更紧:“不长记性。你什么时候骗我成功过?”

“叶修你放手。”

叶修不但没放,还径自打横抱起你搁到长沙发上。他倾身覆压过来,手指和呼吸一道四下游走,你全身生理性地微微抖瑟,那是一种因为太过熟悉而无从克制的应激反应。时隔多年与他肌肤相触,每一下都像是过了电。

“放手?开玩笑。”他低声说道,你的颈项紧滑白腻,在他细碎的亲咬下泛起红痕,“我现在就要你,你能怎么办?”

他说对了。你就是拿他没办法,过去到现在,从来都这样。

你紧紧阖起双目。

叶修吻到你并拢的眼隙,继而舌尖尝出睫毛里泪水的涩味,那一抹揶揄笑意霎时间冻在唇上。

“……不哭了啊,我错了我不对。”他立刻翻到旁边去,轻言细语地哄你,“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仍是不吭气,眼睛就那么闭着。

叶修咽下一声叹息,进一步和缓了腔调说:“就让我抱一会,跟我聊聊天,成么。”

你没言语,只点了点头。

他松口气。



【三】

你们十几岁就在一起。彼时你尚在高中念书,他则是个整天窝在网吧打游戏的肄业生,还从别的城市逃家出来。你们的世界本不该存在交集,可你不知怎么就是为他着迷。

你外表单薄纤弱,内心却满腔孤勇。好像你们之间距离的缩近,每次都是由你先朝他踏出一步。

——“叶修,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叶修,我跟你走,去哪里都可以。”


你们的第一次也是发生在网吧包间。

叶修是离家出走混居在外的,手头经济拮据,平日里都是找个散机随便坐了。那天你没上晚自习过去陪他,他舍不得让你坐在乌烟瘴气的散台前,一咬牙把口袋里所有现金都翻出来,在网吧开了个最小的包间。

叶修打游戏时喜欢把你抱在腿上,丝毫不耽误手中操作的精准迅捷。你看不懂那些繁复的技巧与招式,只知道当屏幕上出现“荣耀!”的那一刻,就是他赢了。

而他每回都会赢。有你在这里,他更是赢得特别快。

“我说什么来着?玩这个,我很厉害。”叶修靠在椅背上,对你眨眨眼,“给个奖励?”

此前你用手帮他解决过很多次。这回你却没有动。

“叶修我……我想给你。”你犹豫片刻,说服自己下定决心,仰脸说,“你要不要我。”

十来岁的少年惊得眼珠都不会转了。

他慢慢平复心情,舌尖在干热唇面上舔了一下,确认般地问:“不开玩笑?”

“不开玩笑。”

心爱的女孩在面前拉开学校制服,牵着他那只滚烫手掌伸入自己的衣摆。叶修叹口气将你抱进怀里,低头吻你的鼻尖和唇心:“……我怎么可能拒绝你。”

他在那个年纪的男孩子里算是比较成熟冷静了,进行到最后一步还能记起安全措施。

“我出去买套。”他满头大汗克制自己,回手一摸口袋,怔住了。

他手头的余钱全用来开了这个包间。

“不用。”你不忍心让他忍耐太久,搂着他劲瘦的腰呢喃说,“进来……”

叶修也没再坚持,照准了位置将脊背向下沉去。他吻着你额间的细汗,见你脸上最后半分血色也褪去了,动作立即暂停:“疼?”

你死咬着嘴唇,痛得肩颈哆嗦,口中却一声不响。

“在我面前逞什么能。”他很无奈,探过指尖去帮你舒张放松,“叫出来,会好受点。”


初次的温存过后,他给你清理完身体,然后抽纸巾擦拭自己,转眼看见你在就着凉水吞药片。那是你早就准备好的,一直放在书包里。

“对身体不好吧。”他从背后贴近你,脸埋在你肩窝细细嗅着,“以后不要吃了,我戴套,对不起。”

过了一会,你闷声问他:“那……你不会不舒服么?”

叶修敲出一根烟,没点燃只是咬在嘴里,闻言怔了怔,侧目望过去。简陋深狭的包间,雪白柔顺的女孩,这就是他此刻所拥有的一切了。

“不用管我。”满心的疼怜重重拧压胸口,他拥你到身前,悉悉索索吻在你绒密漆黑的发顶上:“委屈你了。以后会好的,你信我。”

你当然信他。不然后来也不会为了追随他,把学校与家人都抛到脑后。


至少在他着手组建职业战队前,一切都好。



【四】

兴欣网吧二楼隔音良好,包间内十分安静,连走廊里来往的脚步声也听不见。

叶修手脚规矩,真的就只是那样抱着你,尝试跟你聊天。

你反响平淡,两眼半睁不合,无论他说些什么,你的回音都短促而生硬。

他终于不再继续下去了。


“咱能别这样了么。你守了我四年,我又等你了四年。”他皱着眉头,无可奈何地说,“就这么扯平了,行不行。”

你抿嘴摇头:“不行。”

然后你听见记忆中那个骄傲的少年压抑着喉音,轻轻笑了起来:“那你就当可怜我,成么。”

你错愕地扭脸看他,看他唇角向上牵扯,曾经你最喜欢的笑容,如今泛起涩苦的意味:“我啊,我……你走以后,我好像有点不对劲了,活得乱七八糟的,整宿睡不着,吃东西都没味道。”

他嗓音极沉地往下落:“你走的那年我没拿到冠军,后来再也没拿过。”

你很不习惯他这个样子:“叶修……”

“我啊,我忍不住。”他发出很低的笑声,声带摩擦得沙哑在响,“明明满脑子都是你,又不敢投入进去想你。一想你,我这人就废了。”

“叶修……”

“我把三座冠军奖杯捧在手里。”他深吸一口气,再缓慢地吐出来,抱着你的手臂向内收敛,将你拥得更近,“怎么就偏偏把你弄丢了呢。”

“叶修,我……”

“你什么都好,我跟你不一样。”他这一番话没有章法,好像想到哪里就讲到哪里,混乱的散碎的,剖开了一整颗心给你看,“我哪里都不好,只会打游戏。除了你,没人要我。我也不想要别人。”

你没了声响,湿汽积攒了满眼,哪怕是最轻微的眨动也能让泪夺眶而出。

“咱们以前那个小公寓,我一直租着,钥匙还放在脚垫下面,就怕哪天你回来,联系不到我。”

“你跟嘉世解约,为什么不住到那里去?”

“那里晚上真寂寞。”叶修回答,望着你的眼中色彩复杂,“你那几年一个人这么撑过来,是怎么做到的?我待了一夜就受不了了。”



【五】

你离开之后,叶修在你们租住过的公寓里独自过夜。以往两人相拥时注意不到的长风嘶鸣、下水道吞吐水流的动静与树木枝梶划擦玻璃的窸窣声响,在独处的夜晚显得格外狰狞可怖,听得他寒毛都竖直耸立起来。

他想起你。想起你曾一个人缩在被子里,扛过了无数个这样的夜晚。


打职业联赛三年多,叶修总会在天色擦黑时接到你的电话。

“我害怕。”你轻声说。

叶修耐着性子哄你:“别怕。周六常规赛结束我就过去,你先忍耐一下。”

“为什么现在不能来陪我。”

“战队训练内容要做调整,走不开。”

“可是我真的害怕……”

“好了,我很累。战队今年状态不佳,要忙的事情更多。”眉心一再抽跳,他伸手掐住,语气疲倦地说,“下次再听你撒娇,行不行。”

你沉默很久:“我知道了。”


你的语声里有什么尖锐的东西正在逐渐剥离外衣,可是当时的叶修没能窥见端倪。


“叶修我们分手吧,我受够了。”

——你一通电话打到酒店房间的那天,叶修在G市客场对战蓝雨。你撂下这么一句便直接挂断,当时战队已经准备开赴赛场,叶修迫使自己调整状态,比赛过程中找了一个闲隙,借苏沐橙的手机到选手通道给你回拨过去,一接通就说:“怎么了?又闹脾气。”

你听起来格外平静:“不是,我很认真。”

“现在别跟我说这个成么。季后赛了,忙,真的忙。”叶修没抓住你超乎寻常的坚决,软化了声调安慰着说,“过两天打完总决赛我就回去陪你,你在家里好好的,听话。”

“叶修……”你不多加争辩,只轻声道,“你比赛吧,再见了。”

通话断线了,再拨就是关机提示音。

叶修好像意识到什么。然而开赛在即,他抽了支烟,强作镇定。

赛后他借了苏沐橙的手机一遍一遍拨你的号码,直接从比赛场地打车奔向机场,坐最近一趟航班回到H市,冲去你们合租的公寓。你的生活相当细致讲究,家居陈设很有条理。他从脚垫底下摸出钥匙打开门,触目所及依旧是一片井然有序的空间。

只是你不在这里。不仅如此,他翻箱倒柜逐一察看,意识到你的个人物品也尽数消失殆尽。盥洗台上他的毛巾和牙刷形单影只,卧室里衣柜亦空了一半。叶修不爱逛街,衣裤的款式都是你亲手挑的,早就被你濯洗熨平,此时空荡荡悬挂在架上。你自己的衣物还没他的多,有一些女孩子的首饰和化妆品,现在一件都不在了。

你也不在这里。


叶修回到客厅,胃药胶囊和戒烟口香糖在桌上摆得整齐。他作息不规律,经常缺吃早餐,胃偶尔会抽疼。你不习惯闻烟味,他烟瘾又重,依着你在家里尽量不吸烟,因而你常年准备着戒烟口香糖。

叶修就这么盯准了这两样东西,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蜷着身体坐进沙发,从傍晚坐到深夜,把一整盒烟抽空了。


叶修揉皱烟盒随手丢掉,将脸埋进掌心,肩膀从平展稳定到一抖一抖的震颤,直至手腕一片湿滑濡润,他才发觉是眼泪从指缝里往外漏落。

心脏瓣膜上像是开了巨大的孔,一振一收间有血泡挤压破碎的黏腻声响。

他茫然地伸手拂擦过去,然后盯着自己白皙洁净的指节发呆。

胸口明明那么疼,竟然没有血流出来。


不知不觉,天亮了。叶修拿起手边的座机电话,依次按出脑海里默记下来的你的号码,对着单调的关机提示音哑声道:“是我不好……回家吧,别吓我了。”

可是你再也没有出现。



【六】

兴欣网吧包间内的沙发很窄。叶修半侧着身,将你整个人完全窝在怀里。

“跟我说说,为什么不能在一起。”他声色归于一种伪装的平淡,平淡下面是热烈燃升的情绪,“你最了解我,我也最了解你。”

“那可不一定。”被他激起的那点感动还余存在鼻腔里,你开腔的时候带着些微鼻音,“这四年我变了很多。”

“胡说。”叶修笑着打量你,“我记得你以前喜欢在上面。现在难道不是了?”

你有些羞恼:“……你……”

“我知道你每次被亲这里,都会抖。”他凑过头,在你圆润的耳垂上轻舔一口,不出所料地感受到你身体发起战栗。

叶修拨开你的手臂,去吻肘关节另一侧的小窝,含混地说:“还有这儿……特别敏感,一碰就哼哼,有时候还掉眼泪。”

你哼哼了两声,立刻咽下去,眼梢浮起一丝被完全掌控的恼意。“不就是想做么。”你被他磨得又腻又慌,十分难受,“废话真多。”

叶修笑了:“想要了?”

你没立即回答,表情却松动了不少,犹豫着点了一下头。

“那好。”他好整以暇,手指拨动你面前的碎发,“现在你哭,我也不会停了。”


本节余下内容



【七】

“不行了?”叶修敏锐地体察到一阵紧窒抽缩,撑起身体让自己换到上面,亲了亲你嘴唇说,“等我一下,咱们一起到。”

几番厮磨,你见他没有撤出来的意思,不由伸手去推他小腹:“别……别在里面。”

他没有照做,偏头对你说了一句话,每个字的音节都发得完整真实:“给我生个孩子吧。”

你一时呆住了。

他详尽地解释:“我现在这样的状况不会维持太久,等拿了冠军我就彻底退役了。到时候我找份工作,或者开间公司,跟你安安稳稳过日子。”

你脸上发热,被他所构画的未来撩拨得心潮起伏,稳定了半天小声说:“……我又不用你养。”

“孩子呢?不要爸爸?”

“孩子我自己带。”

“这么说是同意了。”叶修笑着说,“给我生孩子,嗯?”

“……你故意的。”

“我在里面了,好不好。”

你默认了,由着他伏在身上动作。被送至高潮的那一刹那,他的热液也一并涌入体腔,将腹内充饱满胀。你眼角流下泪迹的同时,听见他喉咙深处滚出一声性感的呻吟。

你们两个人的默契,总是体现在这种难以启齿的地方。

“唔,吃进去了。”叶修喉结稍动,笑声喑哑低沉,“攒了四年,都是你的。”

“你没动手解决过?我不信。”

“有过。一边想你,一边解决。”他说起这个,口气清淡,到后面才又现出一点笑音,“不管怎么说,反正从我这儿出去的,全给你了。”

“……你不要脸。”

“我没办法。你把照片拿走了,也不给我留个念想。”叶修着重强调,“要是我真就忘了你,那可怎么办。”末了又说,“幸好我总是想你,你长什么模样,说话什么声音,我一直都记得。”

你觉得有些惝恍,又有些忸怩,耳朵尖和嗓子里都在发烧,烧得声音也变得甜腻起黏:“……你也就干那事儿的时候才会想我。”

“平时也想你。”叶修一本正经,阒黑眼仁中倒映着光线明灭,“干那事儿的时候,重点想你。”



【八】

你穿着叶修的卫衣出了浴室,发尖还在滴水。他现在暂时退役,住在网吧一间仓库里,条件不是很好,但是你并不在意。十几岁的时候更加辛苦,你还不是陪他走了下来。

“洗了挺久。”叶修靠坐在床头,碾灭一支烟,见你进来,目光微动,“不让我帮忙?”

“还不都是你……”你半带嗔怪,横他一眼,“……弄进去太多了。”

他顺理成章颔首说:“嗯,怪我。下次不会了。”

“谁信你。”

“不信算了。”叶修朝你晃晃吹风机,“刚才找老板娘借的,用么。”

“嗯,用。”

叶修冲床沿偏过头去,向你示意:“坐下,我给你吹。”

他的手指形状优美,动作细致温柔,随着热风穿插在漆黑的长发间,你垂头看得有点入迷。

“发什么呆呢?”叶修发笑地看你,兀自下定结论,“还是爱我。”

“少自恋了。”

叶修把吹风机放到一旁,伸长手臂将你搂到身边。“眼熟么,你挑给我的。”他抚弄着你身上这件卫衣的褶皱,摸到肘弯一块毛躁的布料,“我穿了好多年。这里磨破了,沐橙帮我补了一下。看不出来吧?”

你垂目一看,眼眶发酸,嘴上却还是说:“这有什么可骄傲的。”

“别闹脾气了,就原谅我吧,我们两个好好的。”叶修的嘴唇在你脸上,细琐地抚摩你腮颊细腻的光泽,慢慢经由颌骨滑到凹陷的颈窝,“这四年你不在,我深刻反省出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

“日子我只想跟你过,饭我只想跟你吃,爱我只想跟你做。”他很认真地说。

语毕见你眼圈陡然红了,叶修一时会错意,试着将手放进你腿间,力度很轻地一揉:“还肿着么?对不起,憋太久了。”

你抱着他的胳膊,涌到瞳膜的眼泪被气回去了:“……叶修你混蛋。”

“嗯……我混蛋。”他顺从地应着声,把手拿出来。

“你不要脸。”

“我不要脸。”

“你是骗子。”

“我是骗子。”

“你就知道作践我……”

“我没有。”叶修突然矢口否定,两眼灼亮,掌心滚着热意,就这么攥住你的腕子,“我对你掏过心掏过肺,我坦坦荡荡。”

“……”你眉心发紧,想哭又哭不出来,“叶修……”

“不管你怎么想,我跟你走到这里,每一步都真心实意。”窗边日头渐亮,他的面容迎着你,也迎着光,“那时候年纪小,不懂事,没能尽全力对你好,让你受了不少委屈。”

深冬光线贫白,里面有温热的气味升腾起来。

“叶修你听着。”你张了张口,“我在最好的时候跟着你……”

“胡说。”叶修打断你,“你什么时候都是最好的。”

他又笑笑,“你不愿意信我,那也没关系。我还有很多个四年,可以全都用来等你。”


阔别四年了,他一点没变,眉目之间沾带上笑意,依稀还是那个让你心动沉迷的少年,好得你连命也甘愿交到他手上。

你的目光跟着心跳一起乱了。

空气中是一团死静。只有你浅浅的抽吸声。

“拿了冠军,你就退役?”你问他。

叶修半点不迟疑:“嗯。”

“说好了?”

“说好了。”他补充道,“专心陪你,哪儿也不去。”

“不骗我?”

“不骗你。”



【后记】

两年后。

这天晚上叶修回到家,做家务格外殷勤,在床上也尽力讨好你。他一根一根把玩你的手指和胳臂,把每一处突出的骨头都亲了个遍,你酥痒得直哼哼,半晌听见他开口:“媳妇儿,我跟你说个事。”

你懒得动弹,松松散散被他抱着,随口说:“说呗,我听着呢。”

他放下你的手,很严肃地捧起你光整的脸庞,深深看进你眼里:“你先答应我,不能和我分手,不能跟我离婚,也不能离家出走。”

这架势让你扑哧笑了:“荣耀世界邀请赛的事儿吧?”

叶修一顿:“你知道了?”

“电话打家里来了。”

“媳妇儿……”

“那么紧张干嘛?没说不让你去啊。一年就这么一次,也不会耽误什么。”

他登时就笑了,捏住你的下巴就吻,在你唇隙间含糊不清地说:“我到苏黎世每天都给你打电话,保证至少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就想打发我?”

“五个小时。”

“哪有那工夫,我还要睡觉呢。”你背过身去拉紧被子,却又被他稳稳当当捞回怀里。


叶修没想到,三日后他回到家,又不见了你的踪影。

他原定后天启程,你已经给他收拾好了行李,摊平放在卧室床头。箱子里换洗内衣叠得齐整,上面放了一盒胃药,一盒戒烟贴。

而你自己的行李箱,连带着毛巾、牙刷和衣物都不翼而飞。

他当即头脑一炸,耳畔轰然作响。


叶修在楼下找了一圈,又怕错过你的来电,回家守到深夜。

他想抽烟,但是忍住了。这里终究是你们的家,你不喜欢烟味,他向来依着你。

几乎就在电话铃声响起的同一时刻,他飞快提起话筒接听,心下慨叹自己的手速竟然用在了这种地方。

你的声音密密匝匝从音孔里渗出来,软绵绵叫他名字:“叶修。”

“……嗯。”叶修涩然出声,“你……”

你在那边发出轻笑,存了心逗他:“你猜我在哪里。”

叶修没心情和你周旋:“哪里。”

“我在苏黎世。”你告诉他。

“……苏黎世?”

“公款旅游还想不带上我?”你拿捏着语气,戏谑地说,“我先请假过来了,等你。”

叶修简直气笑了,腾地从沙发上站起来:“玩儿我呢是吧,等我到苏黎世——”

你打断他:“怎么着,还想治我?”

紧接着,你听到他在电话另一端嗤笑一声,语气分外温柔:“治不了你了。这辈子都治不了你了。”



FIN.


起因是夜深人静我突然有点好奇,老叶在脆弱的时候说情话会是什么样子。前一篇比较闹腾,想写篇安静细腻的。节奏是长篇的节奏,慢。

说句题外话,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一写叶修就满脑子都是身体向的很成人的梗。明明小周还可以纯纯的谈恋爱……

提醒:P6后半段放了外链,不要忘记点进去看呀。

评论
热度 ( 26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