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大爱

叶修only

© 宇宙大爱 | Powered by LOFTER

痛觉残留

存档

Lynn:

·1/10

·说好的耳钉梗

·我难得的柔情你体会一下


“小周啊,你稍微冷静一下。”说话的同时,叶修不着痕迹地向后让了让。

被点到名的现任荣耀第一人微微低下头,用真挚的眼神直直地盯住面前小动作不断的人。

“咳,那个,一定要吗?”叶修不死心地发问,妄图从困境中抓住一线生机。

“前辈,答应过的。”距离再次被缩小,周泽楷没有显出一点退让的意思。

叶修这时才惊觉这个平时沉默腼腆的后辈并没有想象中的好打发。

“小周你别这样咱们有话好好说……”叶修冷汗涔涔,后悔今天没有答应孙翔的PK要求留在训练室。

比起面对这种莫名其妙的状况,在PK场里呆上一天明显是更明智的选择。

周泽楷晃了晃手里捏着的小玩意,诚恳地回答已经贴在了墙壁上的叶修:“不会很痛的,前辈。”

叶修惶恐地盯着神色如常的后辈,以及他手里捏着的一枚银针。

僵持不下的两人形成了微妙的对峙局势,不过有一方明显只是装腔作势。

叶修觉得万分难捱,在之前他或多或少是知道眼前的后辈一直在默默地关注自己,但是他从没有设想过真正对上时会是怎样。

执着。不带任何疑虑的单纯情感。

此时的周泽楷在这份纯粹执着的加持下比叶修见过的任何一人都更有威慑力,怕是已经超过了他的老对头韩文清,那个被他戏称为钱包脸,无论何时只会一往如前的霸图队长。

幸好叶秋还没学会这招。叶修偷偷在心里泛起了嘀咕。如果叶秋施放了技能“执着的眼神”,大概自己也不会复出了。

因为没有办法抵抗啊。

叶修叹了口气,干脆地缴械投降,没有胜利可能的事情继续下去也是白费。

周泽楷顺从地牵起叶修垂下的手,露出一个微笑。


在酒精棉接触到耳垂的一瞬间,冰凉的湿意从皮肤表面蔓延开来,脑神经飞速把刺激信号传输进大脑,叶修不由得颤抖了起来。

但是却无法逃脱。周泽楷一手用镊子钳住酒精棉仔细地对即将被银针刺入的耳垂进行消毒,另一只手却牢牢摁住叶修不断抖动的肩头,将他死死地固定在座位之上。

“小周你别这么用劲……”叶修试图打动周泽楷获取逃生机会,“稍微放松点……”

可惜周泽楷并不领情,没有丝毫放手的打算:“因为前辈在抖。”

他侧过身去,把镊子和用过的酒精棉丢在一边,捏起了早已准备好的银针。

叶修顿时觉得自己有点喘不过气来。

看着银针一点一点地靠近自己,叶修仿佛能听见逐渐狂乱起来的心跳声。

在肩上逐渐增大的力道并没有起到预想之中的压制效果,叶修突然的奋起挣扎还是让周泽楷措不及防。不过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下一秒周泽楷就欺下身去,单膝压上椅子上仅剩的空余,用身体抵住随时可能会像一只受到了惊吓的猫一般从椅子上弹跳起来的叶修。

他右手仍旧稳稳地捏着银针,不过叶修的强烈不配合给他造成了相当大的困扰。他只好先试着安慰情绪极其不稳定的叶修:“没事的,前辈。”

大概是尚存的理智把这句话输送到了叶修一片混沌的脑海里,叶修慢慢停止了抽动,不过混乱的呼吸声仍是清晰可闻。

“小,小周啊,”叶修艰难地开口,“你先,让我,调整一下……”

周泽楷点点头,不过他并不确定叶修有没有看见。叶修躺在椅子里大口呼气,就像一条脱了水的鱼。周泽楷抬起手臂,用衣袖给叶修擦了擦额头渗出的薄汗。

等待了几分钟,叶修以一种舍身取义的壮烈表情示意周泽楷,可以动手了。

周泽楷为难地看了看他,叶修索性闭上眼把脸往右边一侧,听天由命。

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后,一个冰凉刺骨的点吻上了裸露的耳垂,接着穿刺而过。

叶修顿时觉得眼眶里迅速积蓄了大量水分然后狠狠决堤而出。

他怕疼。从小到大他就一直竭力避免各种可能感到疼痛的事项,因为他对痛觉的敏感程度比别人来得强烈的多。

这一针虽然够快够准,但还是免不了勾起了叶修为数不多的疼痛回忆大回放。已经过去的疼痛好像在这一刻悉数归来,和奇异的情绪搅合在一起,本想止住的泪水却是再也收不住。

离开家的时候,苏沐秋下葬的时候,嘉世取得三连冠的时候,被迫离开退役的时候,重新回到这赛场上的时候。

并不觉得疼痛,也不觉得委屈,他相信若是人生可以再来一次他仍然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只是为什么无法止住呢?是为了一次性宣泄出多余的情绪吗?

过负荷运转的大脑一片混沌,恍然间叶修觉得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触碰到了脸颊,轻柔地替他抹去淌下的泪水。

是周泽楷的手指。


这一个突如其来的爆发把周泽楷也吓得不轻。

自觉程序没有走错也没有手抖失误的周泽楷不明白叶修的反应为何会如此剧烈。他手足无措地看着叶修瘫在椅子里,眼泪源源不断地从阖上的双目流出。好一会儿周泽楷才敢小心翼翼地上前用手指替叶修擦拭被眼泪濡湿的脸颊。

“……前辈。”他小声地呼唤了一句,不过很明显没有被叶修接收。

等待了一会,他索性把头凑到叶修跟前去。

叶修的的泪水已经止住了,呼吸也平静了下来。紧绷的身体缓缓松弛下来,周泽楷眼明手快拽了他一把,才没有让叶修从椅子上滑下去。

这一通闹剧之后,叶修竟然像个没事人一样睡着了。

周泽楷沉默了半晌,起身把叶修扶回座椅里。他像一个朝圣者那样虔诚地吻上叶修未干的泪痕,随后试探性地伸出舌尖,一点点舔去苦涩的液体。

那些是他错过的,在叶修心中永远无法淡去的记忆。

“前辈……”这一声是几近叹息的呢喃。

最后周泽楷在叶修闭着的眼睛上轻轻落下一吻。

大约是发泄够了,叶修睡得很沉。

周泽楷转身拉开抽屉,捏起一只早就准备好的铂金耳钉。他小心翼翼地取下刚刚留在叶修左耳垂上的银针,替换上用酒精认真消毒过的铂金耳钉。耳钉内侧的微小凹陷恰好是“ZZK”三个字母。

睡得正香甜的人丝毫没有体会到眼前人的复杂情感。要察觉这份私心,大概还需要很久。

评论
热度 ( 48 )
  1. 宇宙大爱Lynn 转载了此文字
    存档